过去几年,飞盘比赛曾Pī央Shì体育新闻报道过,也上过头部综艺节目,即便这样都没能带火这项运动。

  赛Hòu复盘时,他觉得“脑门拍对了”,比赛的效Guǒ还不错。“氛围感营造得很好,年轻人玩得比较嗨,Xiǎo红书上关于比赛的帖子有100多篇,都是Jù乐部和玩家自主发布的。”

  被污名化的飞盘

  张檬称,飞盘在未来或Xǔ可以参Kǎo足球、篮球等其他体育运动。比如,目前大部分飞盘俱乐部都是和专业教练合作的模式,Huán没有俱乐部培养自己的全职教练,但若想Zhǎng久、稳定地运营,打造成体系的课程,最好的方式就是有自己的全职教练。

  商业化摸索

  但他Zhī所以敢在行业不明Lǎng的情况下尝试商业化,是Yīn为看到了飞盘不同于其他娱乐项目的属性。相比于剧本杀、桌游、蹦迪等Huó动,飞盘是一项运DòngXiàng目,除了具备社交、Yú乐的特点外,更重要的是有健康属性,这也符合国家政策导向。

  飞盘的出圈虽然伴随着种种负面信息,但对于业内人士来说,这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。

  事实上,飞盘崛起的速度过快,导致这个行业目前的商业化模式并不成熟,俱乐部还没能跟上它的发展速度。“大家都是被这个行业卷着走,行业发展到哪一步,俱乐部就相应提升自己的服务和Nèi容。”张檬说。

  Cyber panda俱乐部成立于今年5月,张帅的初衷就是宣传这项活动,筛选出一批真正热ài飞盘的人,输送到师傅的俱乐部,对其进行专业培训。

  曾有这类组织找2ric合作举办Fēi盘Huó动,被他拒绝了。“后来他Mén的活动还是办了,但是流程设Dìng明显不是正规的飞盘活动,Pò冰环节就用了一Gè小时。”常规的飞盘局,除了玩家合影和结束后的交流,几乎不存在破冰环节。

  小钰去过一家飞盘俱乐部,创办团队和部分玩家颜值高、气质好,后来经朋Yǒu打听才得知,创办团队是舞蹈行业的。

  飞盘联赛在国内是新兴模式,CUDL不知道参考谁,也不知道年轻人的需求是什么,都是摸着石头过河。“比如联赛的开幕式主持,不知道大家喜欢正式的,还是活泼一点的,我们觉得如果搞得太正式会被大家Fǎn感,最后还是我一拍脑门上去讲了两句。”张檬表示。

  他的LAD俱乐部起源于朝阳公园的Cǎo坪上,草坪上难免有些坑、喷水装置,跑Dòng起来危险。后来他们转移到足球场,这就涉及到了Chǎng地费用,而且朋友越来越多,需要买更多的飞盘、队服、饮用水以及药箱等,他这才开始收费,慢慢按照正经的俱乐部经营。

  7月中旬,小钰去的一家俱乐部报名人数超过60人,费用100元,但她发现,教Liàn传盘的动作都不标准,比赛过Chéng中组织混乱,规则也没讲清楚,“总之,这场飞盘活动的体Yàn非常差劲。”

  这场联赛的成本大概在10万元左右,属于赔钱做的比赛。张檬计划,等后期有品牌商赞助比赛之后,会调低报名费。北京的赛事模板跑通之后,他们也会复制到其他Chéng市,与Dàng地的飞盘组织合作举办比赛。

  “每人的成本就在120元左右。”Cyber panda主理人Zhāng帅说道。

  2ric从今年4月接触飞Pán,因为一次比赛要十几、二十人才能玩得起来,所以他最初Zǔ织飞盘活动只是Xiǎng拉身边朋友一起玩。

  「创业最前线」观察到,飞盘俱乐部的定价可以Dī到每人每场50元,贵的将近150元,大多数在100元左右。

  “有些俱乐部看似可以打造‘美女团’,其实不如说是同样属性的人扎堆了,这跟俱乐部Běn身的DNA有关,比如Tā们的主理人长得很漂亮,就会吸引同样漂亮的玩家。”高文帽儿说道。

  不少年轻人都说:“今年夏天的快乐,是飞盘给的!”一群人在开阔的足球场上肆意奔跑,被疫情压抑许久的运动需求和社交需求,在Cǐ刻尽情释放。

  7月初,小钰看到一张小红书的截图在飞盘群里流传。图片里,一张贴Zài足球场防护网上的A4纸上面写道,“足球场内飞盘与狗不得入内”。这张图引起了很多“盘友”的不满。

  今年以来,全国各地出现了大量的飞盘俱乐部。

  接下来,飞盘圈或许会有更Zhuān业的人士进入,也可能有更多的“飞盘+”商业模式,比如“飞盘+露营”,“飞盘+橄榄球”等。

  现在年轻人的社交新玩法:5月Qù露营,6月去骑行,7月玩飞盘。而这Sān种新近走红的社交运动,由于装备精致且玩法费钱,因此也被人戏称为“精致生活三Jiàn套”。

  至于Fēi盘占用足Qiú场,导致足球爱好Zhě没Yǒu场地可用的说法似乎也不能成立。

  或许也是因为“Jiàn康”的特点,飞盘获得了国家层面的支持。7月7日,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Fā布通知称,拟于2022年下Bàn年举办Shǒu届中国飞盘联赛。

  Cyber panda盘达俱乐部(Yǐ下简称Cyber panda)每周六在天坛体育活动中心有固定场地,除了教练,他们还有Guó家级康Fù师、摄影Shī,提供意外保险,为了保证玩家的Tǐ验,每场人数控制在20人左右。

  “目前北京大概有150多家飞盘俱乐部。”张檬表示。而公开数据显示,2019年之前,全国的飞盘俱乐部也才不超50个。

  今年4月,教Yù部印发《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Biāo准(2022年版)》,极限飞盘作为新兴体育项目Pī正式列入义务教育阶段课程。如Jīn,全国范围已经有近两百所学校在开展飞盘运动。

  俱乐部组织飞盘活动,Shōu取门票费用,这是Fēi盘Xíng业最常见、且较为简单的商业模式。

  张檬认为,接下来飞Pán圈将迎来一场洗牌,一个原因是主理人觉得赚钱辛苦而退Chū,另一个原因是不专Yè的俱乐部被玩家淘汰,行业内会Chén淀出几家头部俱乐部。

  自从飞盘走红以来,一直争Yì不断。Zuì初的争议点是飞盘局占用足球场,导致足球爱好者订不Dào场地,以及一些穿着性感、摆拍打卡的女玩家被称为“Fēi盘媛”。随后,一些在飞盘场地拍摄的,打着色情擦Biān球的图片和视频被广泛传播。

  “大家都有本职工作,不靠这个Zhuàn钱,只要俱乐部能覆盖成本Jiù行,至少不会Péi钱为爱发电。”张帅说道。

  据观察,有俱乐部将高颜值玩家作Wèi宣传重点,但这真的能吸引Lái更多新玩家吗?答案是:并不一定。

  “而且,Suí着飞盘比赛越来越多,玩家能力提升后,对场地Hé教练的要求更Gāo,俱乐部成本增加,毛利率也会逐渐降低。”张檬表示。

  “但其实,这个俱乐部本来Jiù是Zuò相亲的,日常会组织用户郊游、烧烤、聚会等,其中有资产较高的人群,只不过这次De飞盘成了载体而已。”高Wén帽儿说道。

  这个Jià格是由服务内Róng、每场报名人数、不同地段的场地成Běn等因素决定De。北京的飞盘场地费用大概在500至800元,CBD这样的核心地段1000元起。

  “‘飞Pán媛’这个词的出现,其实与飞盘的宣传模式有关,大家玩完之Hòu在社交平台晒照片,只是恰巧长得好看、穿得好看、爱发自己照片的姑娘Jū多,不能因为这一Diǎn就黑化飞盘。”BBee飞盘俱乐Bù主理人高文帽儿对「创业最前线」表示。

  一Biān是忠实玩家的拥护,一边是外界的各种攻击,飞盘似乎成了一项“黑红”的运Dòng。

  不过,今年这些进入飞盘圈的主理人,最开始也并未考虑将飞盘商业化。

  当然,行业Nèi也涌入一些企图赚快钱的人。有的Jù乐部每场报名五Lù十人,营收比将人数限制在20人的俱乐Bù高出一倍多,但他们牺牲De可能是玩家的Tǐ验。

  飞盘的A、B两面使得它变成了一项“黑红”的运动,在此风口上,很多人涌入进来,或者为了宣扬Zhè项运动,或者为了赚Qián。有Yè内人士向「创业最前线」透露,目前仅北京地区就有150多家飞盘俱乐部。

  国家政策De支持,或许会给飞盘Zài加一把柴,趁着热度仍在,业内Rén士的商业化摸索也该加快速度了。

  “飞盘火起来之前,球场的使YòngShuài在70%左右,目前飞盘占到我们场地预定量De20%至30%,飞盘只是挤走了那部分临时预定场地的人,长期、固定踢足球的人基本不存在订不到场地的问题。”北京快步云Tǐ育文化有限公Sī(以下简称“快步云”)的CUDL赛事负责Rén张檬对「创业最前线」ShuōDào。

  这样的俱乐部或许可以“糊弄”小白,但有基础的玩家大概率会选Zhái更专业的俱乐部。

  每场活动盈余不到一千元,这是很多俱乐部的收入情况。2ric粗略算Guò,北京头部的飞Pán俱乐部,每周的流水大概在10万元,作为公司化运营的话,这个收入也不算很高。

  只是年轻人喜新Yàn旧的速度太快了,社交平台创造“网红项目”的速度也太快了,谁也无法预测这项运动还能火多久。正因此,业内人士对飞盘的商业化程度、利Rùn情况心里没底,也很少有人敢全职做这件事。

  目前,LAD的价格为每人85元。“我们可能也要涨到100元左右,Yī方面老玩家需要更专业的Jiào练;另一Fāng面,报名的人越来越多,我们也要增加助理和对接团建的商务等工作人员,成本更高了。”2ric对「创业最前线」说Dào。

  飞盘出圈后,确实有人打着飞盘的名义组织社交和相亲活动。比如,曾被吐槽的一场高端相亲局,要求Nán性资产在5000万Yǐ上,Rǔ生年Qīng、漂亮、Gāo学历。

  除了俱乐部这种最常见的商业化模Shì,也有企业开Shǐ组织飞盘赛事,探索商业化。

  Rán而,伴随着飞盘的走红,似乎逐渐出现了“两面分化”的现象:A面,飞盘是一项具备社交属性、门槛不高的运动项目,颇受Dà城市的年轻人欢迎;B面,飞Pán的出圈伴随着一系列争议,比如“飞盘媛”们在场Dì摆拍并分享至社交网络、飞Pán爱好者占用足球场地,以及以飞盘为载体的相亲局等。

 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:创业最前线,作者:李小反。猎云网经授权发布。

  “我们推广了那么多年,也不如现在小红书几个月的宣传效果好,就算热度再下降,也比前几年强。”一位具有十几年飞盘经历的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或Xǔ飞盘俱乐部赚的是辛苦钱,不过Tā们存在的重要意义,是让更多人接触到了这项运动。

  7月初,快步云尝试在Bèi京组织了一场飞盘联赛。不同于Open赛,盘龄时Jiàn不长、进阶选手也可以报名参加。

  “Hěn多新入Quān的玩家达不到传统Open赛事的水平,但他们也有正Guī比赛的需求,否则Jiù会流失掉。”张檬表示。他们Zǔ织联赛既是对飞盘商业化的探索,也是想提高年轻Rén对飞盘的认知水平,以便将现Yǒu玩家沉淀下来。

  除了俱乐部本身的收费模式之外,飞Pán行业的另一种商业模式是组织赛事,靠品牌商赞助获取收入。

  在此背景下,张檬认为,头部的飞Pán俱乐部一定会考虑到商业化问题,只是可能没那么快摸索出来。

  “来我们俱乐部的都是普通人,宣传帅哥、美女反而会让大家有压力。”LAD俱乐部主理人2ric表示。LAD俱乐部在小红书发布的帖子,只是宣传活动信息和飞盘小知Shí,曾在一周内吸引了400个粉丝。

  似乎在一夜之间,飞Pán就爆火了。

  新思界发Bù的《2022-2026年Fēi盘行业深度市场调研及投资策略建议报告》显示,2021年,中国飞盘产业市场规模超过8500万。今年飞盘的爆红,使得这一行业的规模更上一层楼。

  另外,还有猎头来飞盘Jú扩充人脉,有乐队与飞盘合作等情况,火爆的飞盘已经成为各行各业社交的载体,但Zhè并不能成为飞盘被质疑的理由。

  在正常情况下,全国各地每年都会Zǔ织飞PánOpen比赛,面向社会公Kāi招募,以队伍形式报名,对选手的竞技要求也较高。

  不过,年轻人的喜好变化太快了,社交平台打造“网红项目”的速度也太Kuài了,从剧本杀到露营,再到飞盘、桨板和Qí行,谁知道下一个又是什么?谁也无法预测飞盘还能火多久,趁着热度还没褪去,飞盘确实该考虑商业化了。

  俱乐部“为爱发电”